ecuk a6co prpb 00om sukk 6422 ca4v eqe6 um0l auxu

中国作家网>>原创>>小说

在人间

2018-09-2510:17 来源:中国作家网 汪进

标签:晨秦暮楚 p31b 仕达屋娱乐官网

二哥点亮了一根烟,惬意地在他家院子的躺椅上半躺着,躺椅前面的茶几上他媳妇给他泡好了上好的瓜片。他一边品尝着绿茶的清香,一边听着收音机里的京剧《打龙袍》。

夕阳的余晖再次点亮了这个小山村,山村每个角落洒满了一片金黄,照耀着田野里忙碌的村民;这不过是大别山里最普通的一个山村,夕阳也是人们最普通不过的夕阳。二哥深吸了一口烟,烟上的火光和夕阳交辉相应,他喜欢看到这样的情景,这也是他一直梦想的生活。田野里忙碌的人们在他家的院子上一看——尽收眼底,这也是他想要的,他就要把房子建到比别家高,那样他才解气。谁叫他们一直就看不起他,拿他不当干粮,没想到他也有今天。想着想着,二哥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“二哥想么事美事呢?”

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二哥的沉思,二哥欠了欠身子,不耐烦地睁开眼看了看,是乡招商办主任王敏。

“坐”

二哥冷冷地说,他极不情愿地给王敏倒了一杯绿茶,像他们这种人根本不配喝他的好茶。

“好茶,好茶。”

王敏座下喝了一口茶说。

“这是乡农村信用社郝书记送的”

二哥自豪地说。

“郝书记也来过?”

王敏不奇怪,明知故问道,他这是第三次来了。

“他都来好些次了,我说得很清楚我有钱是不会存到他那里的,想当年我有困难去贷款,他是怎么对待我的,说我没尝还能力不给贷,我都给他跪下了,都没拿正眼看我。”

二哥看了看王敏鄙夷地说。

“是是,我们单位和他们不一样的。”

王敏装出十二分的笑脸说。

“你们没什么不一样的,想当年……”

二哥没有再说下去了,这事还得从当年说起。

其实二哥也不是排行老二,他的大名叫李德全,一九四九年生人,十岁时父母双亡,是爷爷奶奶带大的。至于为什么叫二哥,是因为他比较二,大家都叫他二哥,他就是二哥了,他自己也无所谓。

二哥二十好几了还没有媳妇,这在村子里是很丢人的;可谁家愿意把女儿嫁给一个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二流子。二哥在村子里的名声可算是臭了,好像村子里每个人都和他过不去似的,他发誓一定要找一个媳妇,只要她是女人就行。说来也巧,有一年有一个女人乞讨来到了他家,二哥就把她留下做了他的老婆,他老婆前前后后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。二哥还是好吃懒做,家里的日子过得有了上顿没下顿,这可苦坏了老婆和孩子们。

“二哥这种人都能讨到老婆,天理难容啊。”

“这二流子走狗屎运了”

“他家祖坟算是冒青烟了”

……

每当二哥坐在门口,说什么的都有,更有甚者村子里讨不到老婆的男人想尽办法来勾引他的老婆,为此二哥恨得咬牙切齿的。

最近二哥更犯愁了,他老婆又怀孕了,这怎么可能呢?二哥百思不得其解,他大孩子都十一了,最小的都七岁了。最小的就算超生,当年罚款五百,到现在还没给;况且他老婆生完最小的就被乡政府拉去上环了。一想到他在村子里受的气,还不是他家人单力薄好欺负,他就要多生孩子,免得晚一辈受欺负,真是上天照顾他,就这样他老婆又给他生了一个儿子。

孩子刚满月,二哥家门前可就热闹了,乡政府计生办,武装部,财政所一起来了十几位,把他家围得水泄不通。

“二哥开门,再不开门我们就要砸门了。”

政府人员大喊道。

二哥就是不开门,打死他都不会开的,他大喊道:“我不开,你们赶紧给我走,这能怪我吗?都是你政府上的环,现在环不好使就来找我,天理难容呀!”

“二哥看你挺老实的,谁知你还会偷偷生孩子,你知道现在管得多严吗?”

“你说你这一生,我一年的工作都白干了。”

“开门,不开门我们砸门了。”

武装部的人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,况且这几间破瓦房,外面下大雨,里面下小雨,别说砸门,一脚就能把门踹倒。

无论外面怎么叫二哥就是不开门,武装部长可来气了,上前抬起一脚,门咣当就倒了,吓得里面的孩子大哭。武装部长可管不了那么多,抓住二哥的头发将他拖到屋外。

“跪下”

武装部长大喝道,一脚将二哥踹倒在地。

“跪着好好反省”

“可这事不能怪我呀?”

二哥跪着委屈地说。

“那你意思怪我们,你媳妇的孩子是我们的。”

计划办程主任道,围观的村民都忍不住笑了起来,还起哄道:“二哥,你那孩子是我的。对,是我和你媳妇的,我来承担责任吧。”

惹得大伙又一阵大笑。

二哥跪着低着头默不作声,喃喃自语道:“不要和这帮畜生一般见识,你是大人有大量的。”

“你叨唠什么?骂我?”

武装部长大吼道,对二哥又是一顿拳打脚踢。

二哥的浑劲也来了,还是不停地念叨:“不要和这帮畜生一般见识,你是大人有大量的。……”

左一脚右一脚的,二哥也耐打,政府的人都打累了。

二哥从晌午一直跪倒太阳要下山了,政府的人员轮流看着他,金色的夕阳洒满了这个小山村,寂静又美丽。

“二哥,反省怎么样了?”

计划办程主任不耐烦问道。

“程主任,这真不怪我。”

“那明天接着反省吧”

天黑了,政府人员都走了。

接连三天二哥都跪在门前反省,每次来人都对他一顿拳打脚踢,他实在是熬不过了。

“程主任,我受不了,我反省好了。”

“好,你错在哪里了?”

“我不该生孩子,我错了。”

“那好,那接下来怎么办?”

“我听你的”

“国家一再三令五申的,你还违反规定,况且你都有三孩子了,家里这么穷困,你怎么养活这些孩子,按照上面的规定接下来你就交罚款吧。”

财政人员早就将开好的罚单递给了二哥说:“在上面签字”

“罚多少钱呀?”

“两万”

“两万?”

他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,二哥瘫坐在地上。

“三天之内到财政所交清,不然到时你就得交迟纳金,那就事大了。”

财务人员拉住二哥的右手在单子上按了手印就走了。

接下来的三天二哥到处借钱,银行,合作社,村子里,他没借到一分钱。最后乡政府拿他也没办法,命人将他房子的瓦全部拆掉,屋里的东西一通打砸,以示警惕,告诫哪些胆敢超生的刁民看。临走时还放下一句话:“什么时候交了罚款你孩子什么时候才能上户口”

一转眼六年过去了,两大孩子上完小学就去上海打工去了,小孩子没户口也上不了学在家放牛。可不能一辈子没户口呀,这是二哥比较着急的,可他又没钱交罚款。

一日,二哥突然接到上海的来信,来信大体说他儿子工作比较好,让他去作为员工的代表接受奖赏。这一下可把二哥高兴坏了,他终于有出头之日了,很快村子里都传开了,都羡慕他有个好儿子。

二哥去完上海之后回来整个人都变了,乡里的罚款也交了,孩子的户口也上了;同时也盖起了五间大瓦房,这些令村子里的人们眼馋的不得了。政府的也经常来看望他,村民每每路过门前客气地说:“二哥现在享福了,娃儿真不得了。”

二哥听完心里美滋滋的,可是也有令二哥烦恼的,就是乡政府的人老是打他的主要。一会就让他存钱,一会叫他投资,他再也不会相信那些人了,钱还是放在自己手里比较安全。

二哥好不容易送走王敏,他也累了,他半躺在躺椅上睡着了。他媳妇见他睡了,拿了一个毯子给他盖上,免得着凉了;她整天可没有二哥那样高兴,甚至有些哀愁。

接下来的半个月下起了倾盆大雨,村子里的老人说,从小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雨。低凹处的房子都被水淹了,可雨还没有停的架势,二哥暗自庆幸自己把房子建在高处而且建得比别人的都牢固。

一天夜里突然狂风大作,大雨如注,村民都胆战心惊不敢睡觉,好不容易熬到天亮。天亮一看,整个村庄面目全非,一人抱的大树都被风吹倒了,山上到处是泥石流滑坡,有的整个山都没了;大雨还一直下着,像是把天打破了似的。大家突然发现二哥的房子没了,屋后一座小山发生泥石流将二哥的房子冲到低洼处埋没了,只露出一个屋角。

二哥的两个孩子是被村民在一棵树杈上救下来的,可能是他们夜晚睡着了被水从窗户里冲出来的,算是捡了两条命。不久县里就来人了,大家挖开二哥的房子也没找到他们夫妻俩;最后在二里外的河滩上找到了他俩的尸体,二哥的大闺女也从上海赶了回来料理后事。

二哥的两个小孩被县政府领走了,村民也知道了二哥钱的来历,原来二哥的钱是他大儿子在上海出车祸死了的赔款。村民不免又骂开了。

“二哥真不是东西,靠花死人的钱,亏不亏心。”

“他就是一个畜生,猪狗都不如。”

“他就不是人,可怜了他的孩子,下辈子别再投胎到他家了。”

……

反正骂他的什么都有,最令村民不解的是二哥的钱放哪里了,挖开屋没见到一分钱,八成被水冲走了。